【小暑】

希望在田間

之前的事

沒有一條路叫做蕉徑路,老村民說,蕉徑傍邊有座山叫松山,翻過山頭就是以許願出名的林村。蕉徑這邊的村民會到山上斬柴,蕉徑,本應叫做樵徑,上山斬柴的路徑。十八年前,我在蕉徑幫朋友開拓一個農場,手推車搬沙運石,經過一戶農民,作興與年老的農夫打牙骹。那一年,據說,老農夫有一天跟他的女兒說:裏面有班人係度開田喎﹗那年,我祇跟老農夫夫婦說過話,不知道他們有子女。他們的屋前,有一棵龍眼樹。

十八年後

十八年後,我聽說政府要在蕉徑搞一個高新科技的農業園,其中一個目的,據說,是安置新界東北新發展區受影響的農民,如是,馬屎埔的農夫,可能會在蕉徑延續農耕生活?所以,點都要去睇下。去到蕉徑,經過十八年前老農夫的寮屋,人去樓空,被拆了,空屋外,掛了一條橫幅:何去何從。之後經朋友介紹,跟不同的村民訪談,看到蕉徑如何從八十年代走到今天,認識了星姐、文哥、阿芬、駱老闆、Erica等等。

 

 
 
 

住得好也食得好

香港「花園城市」初探

香港人活在一千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麻雀雖小,五臟俱存,然而煩惱也不少。比如說,我們既想本地的食物生產可以多一點,農業、農村、農地得以保存,但是另一邊廂又會有人恐懼保護農業等於經濟沒有發展,等於沒有土地建設,沒有足夠的住屋等等......

回應:

八十個農業 社區的想像

姚松炎博士的研究指出,一個一萬人的小社區,如可配套50公頃農地,可達到「四零」方案,既可蔬菜食用自給達到16%,而且可以減少大部份可分解廢物的堆填壓力。當然,社區有農業,又會產生很多不同的好處,例如教育、心理衛生、環境保育等等......

 再思鄉土:

討論及反思

本文作者、朱耀光老師從事歷史教學十三年,在地產商隨時入村沒收農地的危機下,帶領學生走入馬屎埔村,師生聯手撰寫村民口述史重現新界戰後非原居民鄉村群的風土人情,建立一種植根香港土地的鄉土情懷......